資訊中國
您現在的位置: 熱點新聞 >> 新聞 >> 奇聞軼事 >> 正文

新疆被錯押212天少年稱曾遭刑訊逼供

來源:網絡
2010-12-22 14:44:07

新疆被錯押212天少年稱曾遭刑訊逼供

王企(化名) 18歲,新疆博樂人。15歲時因名字與疑犯相同,而被當地警察抓捕,錯誤羈押212天

對話動機

因與疑犯同名,2008年9月,新疆博樂15歲少年王企(化名)被當地警察刑拘。兩個月后,他被判處兩年徒刑。2009年4月,市法院做出再審判決,王企無罪獲釋,此時已被羈押212天。起初,王企曾告訴警察自己冤枉。然而,警察的“審訊”讓他不敢再說實話。近7個月的羈押,給王企留下了什么?昨日,剛打完吊針回來的王企告訴記者,他現在一想到這些就頭痛,也不想再繼續讀書。

他們打著我承認

新京報:聽說被錯抓后,你一直頭疼。

王企:對,晚上睡覺的時候,頭一直疼。白天一想事情,頭就跟針扎的一樣。

新京報:是那時候留下的后遺癥嗎?

王企:就是因為那個時候急的。

那天,我在網吧上網,兩個派出所的(警察)就來問我有沒有身份證,是不是叫王企。他們不問別的,就給我戴上手銬,把我帶走了。

新京報:當時沒有問為什么抓你?沒有喊嗎?

王企:我問了,他們就說,到地方你就知道了。然后,直接把我帶上車,帶到派出所。關了一下午,又把我接到公安局,當晚送到看守所。也不給我講為啥。問他們,他們也不說。

第四天,提審我的時候,我問咋回事兒,(他們)也不講,直接就一句話:你犯什么事兒進來了?你搶劫了吧?

新京報:直到第四天,才告訴你因為搶劫?

王企:對。

新京報:可是你沒搶劫。

王企:對啊。我說了,他們都不信。(他們)打著(我)承認的。

新京報:什么時候挨的打?

王企:就是訊問我的時候。(他們)打我的肚子、脖子、臉,下巴也有。用拳頭、巴掌,還用膝蓋頂我。

新京報:為什么打你?

王企:我說我沒有搶劫,他們不相信,就打我說:你趕緊承認。當時我哭了,我說我沒有,真沒有。他們說:你哭啥?本來就是你,還不承認。我告訴他們還有另一個王企。可是,那天我說啥,他們都不相信,就像跟我有仇似的,就說是我。

新京報:可是口供顯示,隨后你還是認了罪。

王企:那時候我才15歲,(警察)給我說:你趕緊說,說完了,就放你回家。(他們)還給我讀了那個主犯的口供,我就跟著胡說一通。

看守所里說冤枉,遭到同伴嘲笑

新京報:被打認罪前,一直沒見到父母?

王企:我在看守所時才見他們(父母)。當時有很多看管,我想說(我被冤枉),但是到嘴邊也不敢說。當時我爸就給我說,在里面要好好的,就像當兵一樣,我就哭了。

新京報:從看守所到庭審,你也沒有反映冤情?

王企:我們未成年人關在一塊,我給他們也說過(我是冤枉的),他們不信。他們笑說:如果你沒有犯事兒,怎么會呆在這里?我還跟他們吵架。

新京報:你難受嗎?

王企:難受。每次都一個人躲在墻角哭。

新京報:開庭前那段時間,你沒有向看守所管理人員申冤嗎?

王企:在那里說,根本沒用。

新京報:說過嗎?

王企:我只跟關在一起的(未成年人)說過,再沒有跟別人說過。

新京報:為什么不和管教說?

王企:不敢說。

新京報:為什么?

王企:我前面已經被打得認罪,那種情形你想象不到的。我啥也不懂,那時才15歲,被打怕了。所以沒敢再說。

新京報:判決時,律師為你做了有罪辯護。法庭上,你也沒有說你無罪,為什么?

王企:那時在檢察院,因為根本沒有(搶劫),我就(與口供)說反了,檢察院辦案的人說:你跟我好好說,你現在說的就又(和口供)不一致,不然,我還讓公安局來收拾你。(他)說了這個,又把筆錄給我讀了。

新京報:因為這個,法庭上也不敢說?

王企:特別害怕,不敢說,害怕有人打我。我心里就是怕他們。離開派出所,我一到那邊就說了。

新京報:那邊是哪兒?

王企:判完刑,被送到少管所當天,我就給隊長說了(我被冤枉)。他們還是有點不信。搶劫的主犯也在那兒,第二天他就跟管教反映了,管教通知我爸媽,爸媽和律師來看了我好多次。此后,我被宣布無罪。

戴著腳鐐手銬低著頭“現身說法”

新京報:判刑后,你還被叫去“現身說法”?

王企:當時判完了,人還在看守所,管教讓我去三個學校演講,說這么好的機會,我必須去。我也不敢跟管教犟。當時,我出了門,直接把手銬和腳鐐戴上。 “現身說法”的稿子是管教給我的,就把名字改成我的了。從下午四點出去一直到回來,我都戴著(手銬腳鐐),還有攝影拍照片,我心里特別難受。

新京報:臺下坐的人多嗎?

王企:好多人,都是學生和老師。

新京報:沒有搶劫,能讀出來嗎?

王企:我真不想讀。沒辦法,讀著就哭,結巴著讀。特別難受。

新京報:下面的學生什么反應?

王企:我低著頭,不敢抬頭看他們。戴著腳鐐手銬,讀完了,走路我都低著頭。我覺得他們在嘲笑我。(嘆氣)

新京報:這事讓你不想再上學?

王企:我不想讓他們(學生)誤會我。我演講的時候,(他們)還給我上新聞。可是現在,怎么會有那么多人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呢?

新京報:近7個月的羈押,讓你改變很多?

王企:我感覺就跟完了一樣,以前心情特別好,現在就像變了一個人。沒有做過的事情,一下子進去了,跟做夢一樣。

新京報:現在身體怎么樣?

王企:比以前差多了。以前我全身有勁兒,十幾年很少病。現在身子虛虛的,頭也疼。住了三次院。心情也不好了。

新京報:有他們打人的證據嗎?

王企:當時下巴腫得好高,在里面一個月才好的。可待了那么長時間哪還有傷?哪有證據?不過,我現在脖子還是不舒服,跟抽筋一樣。

想讓他們在我現身說法的地方道歉

新京報:你恨他們嗎?

王企:恨,說心里話,真恨。但是恨的是冤枉我的(警察)。最恨打我的。

新京報:他們道歉了嗎?

王企:到現在沒有(聲音變大)。

新京報:你打算怎么辦?

王企:我就想盡快把這個事情解決完。我現在天天心里面想這事兒,但是一想頭就疼,一想頭就疼。他們也不給我辦,一拖就是幾個月。從我出來到現在,拖了快兩年了。

新京報: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結果?

王企:我那時(現身說法)去演講了,現在他們要給我恢復名譽。

新京報:怎么恢復?

王企:怎么說呢,我認為,好多人一定認為是我干過那事兒。我想讓他們知道,我是被冤枉的。我想讓那些人(打人警察)道歉。他們再去學校,到我當初演講的地方,公開道歉。

新京報:假如他們道歉了,你以后怎么打算?

王企:我現在(停頓),不想想(這些)。

新京報:還想上學嗎?

王企:不想上。那個事兒之后,已經一年半了,再上能跟得上嗎?真的跟不上了。

新京報:再從初二開始,你愿意嗎?

王企:不愿意,畢竟十八歲了。而且,學校都知道我演講(現身說法)的事情,都見過我。

責任編輯:admin
相關閱讀
暴強“00后”傷不起啊 看看猥瑣男都長啥樣
更多
姓名昵稱:
千斤顶或更好5手APP下载